玄浑道章

第两百四十三章 剑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误道者 本章:第两百四十三章 剑至

    天冲霄鸣一出,就有漫空璀璨星光洒落下来,并伴有无尽呼啸之声。

    那道血色遁光虽迅快无俦,可也避不过那密密麻麻的星光,但那血光似是十分特异,就算被星光洞穿,只是一瞬之间就又能恢复过来。

    张御看到这一幕,知道对方比想象中还要难缠,这样的对手,除非能一击灭杀,不然很难将之除却。

    他意识到这一战要稍微费些手脚了。

    好在他已是把飞剑掷送了出去,以飞剑之,当会比他自身飞遁更快一步到达玄府。

    一旦到了那里,通过这柄剑器,他就能看到此刻那里到底生了什么事,然后再视具体情况做出应对之法。

    鹤殿之上,乌子午依旧在以心光压迫恽尘。

    恽尘方才已是将身上的三件法器用尽,而今他只能依靠一个自己掌握的搅扰气机的法诀来撑过下一个吐纳了。

    不过也他明白,这个法诀也至多只能欺瞒对方一次,下一次对方有了准备,就未必再有用处了。

    他心下忖道:“如果实在不成,那就只有动用那个老师所传授的法门了。”

    竺玄在离去之时,曾传授了他一门功诀,只是也告诫过他,这门功诀虽然威能不小,但是不确定性太大,还有可能损伤根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可动用。不过真要到了那等时候,也就顾及不了那许多了。

    乌子午幽深的眼神一直凝视着他,分明也是在等待那一刻。

    半个夏时过去,恽尘身上的法力已是将将耗尽,很快到了他再一次呼吸吐的时候了,而就在他尝试运转搅扰气机的法诀时,他忽然神情一动,本待施法的一缕法力改为渡入了身边玄章印之中。

    乌子午此刻也似察觉到了什么,身化光虹往旁侧一避,就在他离开的那一刻,一道锐利光芒自外穿透云雾,铮地一声插在了他方才所站立的地面之上!

    片刻之后,整个殿台传出一声如隆隆震响!

    乌子午望了过去,见那是一柄光华湛湛,造型古朴的长剑,剑身之上光华流转不已,连他周围笼罩的心光也是被其强行挤压开来。

    而在见到这把剑后,他原本平静的眼眸顿时一凝。

    通过天机院植入的意识,他瞬间便认出这是独属于玄府玄正张御的佩剑!

    既然其人剑在此处,那么人可能也是到了。

    他转身向外天中望去,一时如临大敌。

    在他印象之中,这一位玄府玄正在斗败了白秀上人之后,如今无疑已是“真、玄“两道斗法第一人。

    在过去数年中,同辈之中无人是其对手,乌制院在把一些需要警惕的人物植入他意识之中时,更是把张御列在了第一位。

    而与乌子午不同的是,恽尘在看到蝉鸣剑后,却是精神大振,借着乌子午防备之际,趁隙一个吐纳,借大青榕生机灌注,法力霎时又恢复了过来。

    乌子午此刻尚在戒备之中,根本没有去理会他的动作,他此刻需要提防张御随时可能到来的袭击,与之比起来,恽尘的威胁相对就要小得多了。

    而同一时刻,立在如雨星光之中的张御眸光一睁,他通过蝉鸣剑也是看到了此刻玄府之中的情形。

    那名与恽尘敌对的修士他之前从未见过,但却给他予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单纯从心光气机上来看,此人实力尚在恽尘之上。

    他现在虽然一时赶不过去,但却可以通过遥驭剑光相助恽尘,一时倒是无虞,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还需再做些布置。

    他一伸手,自紫星袋内取出一物,随后向外一挥袖,此物就化一道灵光飞了出去。

    过去许久之后,天中那如雨星终于逐渐停落下来。

    不过那血色遁光虽然遭受了一轮星光轰击,可依靠着自身的恢复之能,仍是顽强的存在于那里,此刻似是见他不动,便在远处徘徊,未再上来。

    张御看着那道血光,眸光微闪一下,他却是能察觉到,对方虽然表面无碍,可气机却是比原来削弱了不少。

    很明显,此人纵然可以在斗战中不断恢复,但却以折损自身精气法力为代价的,既然这样,那只需不断侵攻,令其精气耗尽,那便不难将之斩杀。

    心思转过之后,他身后星光双翼一闪,而后一道明锐光芒霎时照入了那血影之中!

    巨州检正司内,一道灵光从自天中落下,一名行走在此间的修士下意识将之拿住,低头一看,见是一封传书,上面的字迹飘忽不定,看得出是以心光凝聚,而除此外还印有玄府玄正的印信。

    他一见之下,神情一凛,立时疾步而去,寻到此间负责传讯的弟子,道:“玄正急谕,召各州郡诸位上修即刻前往安寿郡,你且通传!”

    那弟子哪敢怠慢,立刻出芒光传讯,只是半刻之后,洲内所有修为至第四章书的玄修都是收到了传谕,他们皆是将手中之事安排给手下弟子,而后驾起遁光以最快往巨州安寿郡方向而来。

    乌子午在殿台之上保持着戒备,可是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看到张御出现。

    他目光转向那蝉鸣剑,这或许是张御人还未到来,只是一柄飞剑提前杀至罢了?

    不过这也仅是他的一个猜测。

    因为外面迷雾蔽绝了他的感应,他无法知道外面的情形,不能排除张御就是用此法来迷惑他,而后在后面伺机动手。

    诸多修士的记忆汇聚,使得他斗战经验很是丰富,可这也不无缺点,在遇到不明朗的情势时,他考虑的东西往往会比较多。

    不过他也不会当真这般坐视不动下去,他把袖一挥,对着蝉鸣剑运使了一个“阐空漏尽”的神通,试图将此物转入虚天之中。

    就在那半空之中的缺口裂开的时候,蝉鸣却是出一声鸣响,化光一闪,消失在了原地,这把剑器经过养炼之后,本来就能感应外来诸般警兆,在此神通出现之前,便就提先一步避开了。

    乌子午望着那一抹剑光,他此刻已能确定,张御的确还未至,不然不会只避不攻。

    但是其人一定已经在飞快赶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到达玄府,那时候将平添无数变数,所以必须在其到来之前拿下恽尘。

    他之前顾忌出手太重,一击打破恽尘守御的时候连待后者一并重创,可现在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

    此刻他举手一拿,整个大台之上的气光剧烈一闪,像是遭受强猛力量的扯动一样,都是往一处聚集而去。

    恽尘顿时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威胁降临到自己身上,他有种感觉,这一次的危险连他鼓荡出全部的法力也难以抵挡,甚至反而因此会遭受更大冲击,可放弃抵抗又是不可能的。

    就在他几是要运转竺玄传下来的功诀时,那浮现在天中蝉鸣剑忽然一闪,直接朝着乌子午射落下来!

    乌子午心光一转,试图将剑光排挡开来,可是上面所蕴含的力量却是出乎意料的强盛,猛然对撞之下,使得他的气机为之一乱,法力运转也是不由自主慢了一拍。

    恽尘一见机会出现,立刻闪身躲避,到了远处后,回头一看。见方才所在地方都是消失不见,整个殿台之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洞,心下不由一凛。

    他立刻明白,此前对方一直没有尽全力,现在却是急于将他拿下了,所以不再留手了。

    这样的话,自己就不能枯守原地了,而是要动攻势,他抬头看了一眼那悬于天际的飞剑。

    好在他并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了。

    斗战之时,只要己方与对手没有根本上的差别,那么一个人与两个人完全是不同的,相互之间若是能配合得好,甚至可以挥出更为强大的战斗力。

    虽然此刻到来的仅仅只是一柄剑器,可他却能看此剑对乌子午能够造成一定的威胁,令此人无法挥出全部的力量,甚至能在关键时刻给予自己救援,这就能补足他与同辈斗战经验不足的缺点。

    他趁着乌子午正被飞剑牵制,腾身一纵,飘至上空,手中拿一个法诀,霎时间,身上绽放一阵阵烈烈青光。

    此是他这一脉秘传神通“天寰阳尘”,乃是取青阳轮之气而炼,其势可谓暴烈无比,有崩山煮海之威。

    只是此法他之前根本不敢用,因为一旦施展过后,自身气机法力必有一瞬间的衰退,要是乌子午有手段化解,那么下来就极可能被对方趁虚而入,进而为其所制了。

    而现在,有那飞剑配合,却是可以放手施为了。

    乌子午见到恽尘所为,立刻判断出后者要做什么,可他方要出手压制,那飞剑却是一转,剑芒微微向前一吐,他眼瞳微凝。

    此剑威势他方才已是领教过了,那剑上所裹挟的力量的确强盛无比,对他极有威胁,故是他动作也是微微一顿,并没有能及时压制恽尘。

    这个时候,恽尘已然法力运转到了极致,因为他不在乎法力的消耗,所以在此一瞬间,他几乎是将自身全数法力一气推入了这一击之中,顷刻间,玄府殿台之上轰然升腾起了一轮青色的朝阳!

    ……

    ……


如果您喜欢,请把《玄浑道章》,方便以后阅读玄浑道章第两百四十三章 剑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玄浑道章第两百四十三章 剑至并对玄浑道章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