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谍影

第二十四章 徐福:瞒不下去了,其实帝释天是我义父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兴霸天 本章:第二十四章 徐福:瞒不下去了,其实帝释天是我义父

    “我根本没想让你加入天门!”

    黄尚无语。

    他念头一转,就知道,武无敌这不是理解,而是之前与真正的帝释天,也就是小福子交锋时,肯定受到过招揽。

    徐福的天门,有着各大门派的秘籍,历朝历代的孤本以及数不尽的财富,确实有资格招揽高手。

    但就不说武无敌的实力,要什么不是唾手可得,这位十强武者目前的所求,唯有解除困缚他家族数百年的血咒。

    偏偏正常的解决办法,需要等到一柄级邪兵,大邪王出世,那不是实力问题,还需要天时地利,武无敌想要提早都不可得,心头的焦急可想而知。

    而现在,他却感到血脉里的血咒,居然削弱了一些。

    那不是破绽的隐蔽,是真的变少了。

    他与天门本就没有丝毫仇恨,完全是为了验证武道找上门来,现在突然现解决最大难题的希望,岂能不大喜过望?

    与这个目标相比,加入天门就完全无所谓了。

    “解决武家的血咒么,现在的我还办不到,不过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提升过程。”

    黄尚倒也感兴趣了。

    刚刚以名副其实催动殛神劫,纯粹就是为了败敌,与武无敌这样的敌人交锋,哪能想得了那么许多。

    没想到阴差阳错之间,似乎现了一种解决血咒的办法。

    黄尚心头喜悦。

    之前施展莫名其妙,影响武无敌,只使用了三次,就被对方找到了掩盖破绽的办法。

    双方的实力差距,是一方面的因素。

    毕竟如果没有天门的特殊环境,徐福的万载玄冰甲,在正常的环境里交锋,现在的黄尚还不是武无敌的对手,被敌人弥补破绽也很正常。

    另一方面,说明黄尚对于“性”“命”的理解,确实处于小学阶段。

    他之所以显得厉害,是因为大部分人在这方面没有研究,是文盲,遇到他这位小学六年级上,半步大圆满,那自然瑟瑟抖。

    但他也没什么好骄傲的。

    先升到初中二年级再说吧……

    当然,作为正气凛然的剑宗掌门,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收小弟,黄尚看了一眼徐福。

    这种看,外人都感觉不出来,唯有徐福闻弦歌知雅意:“师尊承诺你,只要愿意入我天门,必为你解忧!”

    心里是窃喜的。

    这种打手招揽到,倍儿有面子,还能从其身上偷学到绝世武功!

    倒还不信了,身边有两位这么强大的高手,我还学不会!

    然而武无敌看着徐福,端详片刻,突然奇道:“你是谁?”

    徐福的心一提,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我是师尊的大弟子,韦傲天!”

    武无敌再打量他,从头看到尾,从尾看到头,眼中露出怀疑之色:“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徐福的心提到了食道,露出礼貌而不失距离的笑容:“以后互为同门,我们有的是认识的机会!”

    武无敌长条形的眉头一耸,长方形的眼睛陡然瞪大:“不对!你才是帝释天!”

    唰!

    徐福的心提到了喉咙口,脸色终变。

    在最后庆祝胜利的时刻,居然被揭穿了?

    那自己暴起难的话,是不是又要被打爆?

    关键还有,圣心诀、转世之秘和十强武道,都得不……

    就在悲伤时,武无敌接着道:“你是假的,他是真的,对不对?”

    徐福猛然愣住。

    围观群众也猛然愣住。

    连以为天门之行要提前结束的黄尚,都愣住了。

    (°ー°〃) x 13

    武无敌见到徐福的反应,已经是确定无疑:“我就觉得奇怪,天门之主怎么那么弱小,空有一身雄浑至极的功力,却贪生怕死,畏畏尾,原来之前是假的,这位才是真的!”

    徐福气得浑身抖,手脚冰凉。

    士可杀不可辱!

    但他的心落了回去,脸上露出不甘之色:“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

    好吧,我可辱不可杀!

    等到百年之后,你成了黄土一抔,本座去你坟前,把今日的侮辱骂回来!

    武无敌不知道眼前之人,竟起了如此歹毒的念头,长条形的鼻子,傲然地哼了哼。

    慕应雄、破军、剑皇,在一边齐齐做出恍然大悟状。

    实际上他们之前还有些奇怪,为什么徐福就有把握,能够以假乱真,假冒帝释天。

    虽然天门的结构确实很松散,但徒弟学一套武功,就能模仿师父,是不是太儿戏了点?

    这就说得通了。

    原来之前徐福就伪装过帝释天!

    可还是不太对啊,徐福之前说,帝释天与武无敌一战,败北后失踪,如果那时帝释天就是由这位假扮的话,真的为什么依旧不见了?

    徐福心机了得,也意识到了这其中有些说不通的地方,正在绞尽脑汁的思索,如何弥补破绽,突然感觉到一道熟悉的气息,飞逼近。

    “师尊!徒儿悟了!徒儿彻悟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白影闪过,跪倒在黄尚身下。

    “终结者?”

    “哦,是徐福的那个扑街徒弟,冰皇!”

    众人看去,就见这又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大汉,身材魁梧霸气,脸上戴着半边奇特的冰罩,轮回者乍一看上去,就像是露出半边机械脑袋的州长,怪里怪气。

    而冰皇现徐福立于自己的师尊身侧,一副亲密的模样,眼中立刻寒意大盛:“你是谁?”

    徐福:“……”

    这个,不太好解释呢……

    慕应雄目光一闪,试探道:“这位是天门之主的大弟子,韦傲天!”

    冰皇闻言勃然变色:“胡说八道,我才是师尊的大弟子!”

    下一刻,他想到什么,立刻拜倒在黄尚脚下:“师尊,徒儿知道错了,请原谅徒儿吧,明明是我先来的,他凭什么称为大弟子……”

    徐福看得气不打一处来。

    这家伙确实是自己的大弟子,也是目前天门地级高手中最强的一位,亲自赐名冰皇。

    在这个冰狱中,能得冰皇之称,可见其功力高绝,冰皇习得一套雪血爪,也就是低配版的圣心诀,若是出世,绝对能在江湖上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屠戮十大门派。

    不过这个家伙在修成绝世神功后,也开始膨胀了,一度以为青出于蓝,又被一个美貌女子怂恿,出手挑战徐福。

    一招被秒。

    而徐福也不杀他,只是将他囚禁在九天冰狱,整整三十年。

    三十年后,冰皇出狱,容貌依旧,但那个曾经爱的死去活来的美女,却从二十三岁变成了五十三岁。

    乔碧萝成了乔碧罗。

    冰皇本来就是馋身子,顿时大彻大悟,勘破男女之情,誓全心全意效忠师尊一人。

    此后闭关苦修,又是十余载。

    在武无敌杀过来时,冰皇依旧处于闭关状态,并不知道心目中无敌的师尊,被打爆了。

    现在他出关,却看到“帝释天”座下多了一位徐福,当然以为师尊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喜新厌旧,大弟子的位置要被撸下去了,顿时悲从中来,苦苦哀求。

    “帝释天”:“……”

    众人:“???”

    迎着一道道刺目的眼神,徐福被逼得没有办法,想到了荆蛊五人的孺慕之情,深吸一口气:“事到如今,我也不好隐瞒了,其实我不是大弟子,而是义子!”

    说罢,他对着黄尚使了个眼神,改变了称呼:“父亲!”

    黄尚看着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是真的狠。

    我平白无故多出个一千七百岁的儿子,有些承受不起!

    冰皇脾气本就古怪,不管不顾地尖叫起来:“不可能,我从未听师尊说过,他有个义子!”

    徐福周身一震,放出了正宗的圣心诀气息,冷冷地看着冰皇。

    冰皇突然不敢吭声了。

    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种自己会死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

    慕应雄、破军和剑皇理清楚其中的关系,有些肃然起敬。

    理解!理解!

    虽然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但至少还不是直接叫父亲,这位为了消弭一场江湖大劫,居然甘愿认贼作父,实在是太伟大了!

    至于真正帝释天的重伤,莫非是遭到义子暗算?

    啧啧,不能细想啊!

    武无敌同样恍然大悟。

    原来是秘密收的干儿子啊,怪不得帝释天居然能容许他作为替身!

    这下子,全部都圆上了。

    “剧情偏离成这个样子,还全都圆上了,你们敢信?”

    看着一群剧情人物恍然大悟来,恍然大悟去,荆蛊五人呆若木鸡,感觉自己看不懂这个世界了。

    此时他们和对面的疯无忌四人,倒是直接罢手言和。

    高星级中,没有利益冲突,轮回者是很少直接冲突的。

    诚然,高星级的遗物盒利益更高,但真要拼得你死我活,损失的也不止是一丁半点了,往往得不偿失。

    所以到了这个层次,什么掠夺团队就不可能存在了。

    大家都是体面人。

    打打杀杀的,要等有了真正的关键利益时,才撕破脸皮,狂扑而上。

    “武无敌不愧是十强武者,武道直觉敏感至极,居然能洞察真相!”

    而之前武无敌现徐福的真身,荆蛊五人是很欣慰的。

    无名再也不用扮成帝释天了。

    然而峰回路转。

    武无敌,你的脑洞为什么要这么大啊?

    徐福,你的脑洞为什么……

    哦对,你脑洞一直很大。

    相比起荆蛊五个人便秘一样的表情,疯无忌四人见武无敌没有事情,长舒一口气,然后也好奇起来。

    由舌绽莲花,负责沟通的张恒出面:“请教下,这是哪位六星级强者啊,如此牛逼哄哄?”

    “这位是……”

    荆蛊五人用莫大的毅力,才克制住想要剧透的冲动。

    虽然现在揭露,天门内的凉气酱就遭殃了,但又岂能比得上最后真相揭晓时的震撼?

    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徐福和武无敌拱立左右,慕应雄向着众人介绍:“站在你们面前的,是大剑师转世,天门之主,剑宗掌门,神州的守护者,无名!”

    头衔短了些,说不定后面还会加……

    “此人不见得是轮回者,难道真是某位剧情强者?”

    张恒本就是试探,察言观色之后,觉得自己接触到了真相。

    如果是轮回者,除非是那种善良守序的,否则有此大好优势,完全能够借天门的地利优势,尝试将他们拿下,现在这位“帝释天”一动不动,神态莫名安详,剧情强者的可能性就大增了。

    “会是谁呢?”

    “无论是谁,他如果真能解决武无敌的血咒,是不是也能解决无忌姐的疯狂之血?”

    “是个好机会,反正试试总无妨!”

    四人打定主意,侧身让到一边,先变成小透明,静观事态展。

    而此时冰皇也不得不接受,师尊另有新欢的事实,刚要来到另一边,就见武无敌目光熠熠地看着他。

    “高手!前所未有的高手!”

    两人对视,冰皇只觉得一股庞然威压落于心头,一时间竟是身躯僵硬,寸步难行。

    武无敌上下扫视了这家伙,现是何假帝释天一样的货色,就不感兴趣了,移开目光。

    冰皇如蒙大赦,再也不敢吭声,委屈巴巴地落在了第三位。

    大弟子成小三了。

    徐福此时已经调整了心态,仰看着黄尚,拱手道:“父亲!请这边来!”

    黄尚心念一动,身形骤然缩小。

    方才与武无敌一战,最大的收获,是对万载玄冰甲的运用。

    这套冰甲是天门千年来积蓄的天地元气,外加特殊环境凝聚而成,聚散如意,十分奇特,最高可以膨胀到数十丈,反倒是想要缩小很是困难。

    黄尚原本也只能维持三丈大小,直到方才武无敌用十方无敌进击,内外消磨,让他同化了这套冰甲,使之如臂指使,如今飞缩小,最终到了两米高大。

    电视剧里,李立群饰演的帝释天,戴着一个寒冰面具,肉眼可见的贫穷,现在黄尚外穿万载玄冰甲,虽然身躯比起常人大不了多少,但那顶天立地的威压感却丝毫未少,就连武无敌都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感觉到了,此时的“帝释天”更难对付了。

    徐福也麻木了。

    穿上我的睡衣,不脱下来了。

    不脱就不脱吧,反正他的好宝贝不少,也不缺这一件。

    众人往天库而去。

    名义上,是带着黄尚熟悉新家,实际上,徐福也关心自己的珍藏。

    虽然嘴上说着不在意,日后还能再收集,但那些毕竟是他千年来的心血,谁愿意白白损失?

    所幸当来到天库,看到武无敌并没有大肆破坏,只是在看书,徐福心中松了口气。

    武无敌则有些迫不及待了,拱手道:“门主,不知何时能替我解决血咒?”

    黄尚看着他:“……”

    有些话自己不太好说,需要第三人转述。

    果不其然,徐福这方面领悟力极强,立刻说道:“你先演示一二,要探明血咒到底是什么,才好找到最好的驱除办法!”

    武无敌微微一怔。

    内力传音么?

    自己都已经加入了天门,似乎没有必要避着吧……

    “好!”

    他的心思都在血咒上,倒也不太在乎这点,闻言骤然举步,施展十强武道。

    武家的家传武学,原本只有一套“无二刀法”,但经过数代人推演,演变为“刀枪剑戟棒,拳掌腿爪指”十套绝学,并称“十强武道”。

    叫什么名字没人关心,大家看得都是实际,武无敌并没有手把手的传授十强武道,但无疑展现出了精髓。

    武家弟子不能涉及江湖,无形中倒是没有那些敝帚自珍的习气,原剧情里,武无敌就将自身的武学就铭刻在凌云窟深处,聂风和绝心都学到。

    聂风的悟性是五十个徐福,将十强武道学了个遍,绝心的悟性是三个徐福,勉强学会了一路武功,其实就相当于没学。

    此时武无敌演示十强武道,慕应雄、破军和剑皇目不转睛,轮回者也不愿意错失这个机会,徐福更是两眼瞪得溜圆,眨也不眨。

    他提出这点,不就是想要学习对方的武道么?

    没想到这么快,心愿就达成了。

    仿佛过了许久,好像又是片刻之间,九道身影散去,武无敌渊停岳峙地立于天库中央,自信流露。

    包括黄尚在内,对于如此精妙绝伦的武学,都感到敬佩,更是若有所思,与自身予以比较,触类旁通。

    徐福脸上露出合群的表情。

    虽然他没看懂……

    但该配合的也要配合。

    当然,没看懂的是精髓,以他的实力境界,武无敌的十套武学是一目了然,关键是如何做到十强合一,徐福就难以理解了。

    他也不意外,自怜地叹了口气。

    黄尚正在与六道轮回化身加以印证,武无敌的一心十用,和他之前一段时间自创的分身之法,颇有些相似之处。

    所以他领悟十强武道的度,比起武无敌预料中都要快上太多。

    就在武无敌演示完精义之后,他的手臂随之一挥。

    唰!唰!唰!唰!

    十道寒冰之刺,以其周身为中心,向四周飞出,到了中途,又纷纷一分为数股,演化出了不同的招式。

    武无敌震惊了。

    这些冰刺演示的,正是十强武道中的十套绝学!

    “竟有人的天资到达如此地步,只看一遍,就能将之施展得分毫不差!咦?”

    武无敌先是震惊,旋即轻咦一声。

    因为枪剑戟棒,拳掌腿爪指,这九套武学,都是五招,偏偏排在位的刀法,只有四招。

    以前武无敌修炼时,并未以这种视角看十强武学,此时从旁观者角度来看,顿时有了感悟。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

    武无敌想到之前翻看的易经奇术,露出心悦诚服之色:“我明白了,多谢门主指点,我愿意全力配合!”

    ……

    (补昨天的。)


如果您喜欢,请把《诸天谍影》,方便以后阅读诸天谍影第二十四章 徐福:瞒不下去了,其实帝释天是我义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诸天谍影第二十四章 徐福:瞒不下去了,其实帝释天是我义父并对诸天谍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