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密探

第199章:云中鹤反击绝杀!腥风血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沉默的糕点 本章:第199章:云中鹤反击绝杀!腥风血雨!

    “闲人让开,抓捕钦犯,闲人让开!”

    提督府的官兵一遍驰骋,一遍高呼,冲进了敖心所住的大街。

    能不装逼会死吗?

    现在夜已经很深了,大街上哪有什么人啊,你以为这里是江州或者浪州啊,夜生活那么丰富?

    反而你一阵阵高呼,把已经睡着的人吵醒了,纷纷起床凑到窗户面前,看到底要抓谁。

    敖心虽然罢官夺爵了,但敖氏家族毕竟家底深厚,随便的一个宅邸也是在非富即贵的地方。

    住在这个地方的都是一些品级不低,家底深厚的朝中官员,不然也买不起这里的房子,大约都在三品到六品之间,算得上是朝廷的中流砥柱了。

    之前的敖心是一品大员,和这条街上的人不是一个等级,俨如天上星辰。

    如今罢官了,但他在这条街上依旧是风云人物,别看他得罪人这么多,很多人说起敖心都咬牙切齿,恨之入骨,但他住进这里后,整条街的官员都引以为荣。

    这些官员出去和人家聊天的时候,都会装着漫不经心道:我们家最近搬来了一个邻居,我看着有些眼熟。

    人家就赶紧问道:谁啊?

    这个时候他就更加淡定装逼道:前南境五省大都护,怒浪侯,骠骑大将军敖心。

    对方顿时觉得不明觉厉,觉得眼前这个人好牛逼,竟然和曾经的帝国第一权臣做邻居。

    正是因为这样的身份背景,所以这条街上的人都非常有政治敏感度,也是今天晚上这一幕的最好见证者。

    京城提督府的兵马来抓人?

    这就奇怪了啊,如果是普通的刑事案件,那应该由京兆府的兵马来抓人。如果是涉及到谋反,应该又黑冰台来抓人,怎么会是提督府呢?

    或许是云中鹤走得太慢了,又或者是京城提督府兵马度太快了。

    总之当他凄凄惨惨切切回到家中的时候,便有一阵激烈地马蹄声传来。

    他还没有到家门口,一支几百人的兵马,从前后把他堵住了。

    为的一名官员出列,寒声道:“敖玉,你被捕了,跟我们去一趟!”

    一看这敖玉,果然惨的很啊,一脸的巴掌印,身上的衣衫都被撕扯碎了,一个包裹抱在怀里。

    果然是被上清宫驱逐了出来,而且还挨打了。

    云中鹤颤颤巍巍道:“请问大人是?”

    林禄道:“本官乃京城提督府司马林禄,这是抓捕文书,给我拿下。”

    此时这条街上的官员听得清清楚楚了。

    竟然又是来抓敖玉的?难道他家的事情还没完吗,敖心刚刚放出来,都已经病在床上起不来了,现在又要抓他儿子?为什么啊?

    云中鹤道:“林大人,我犯了何罪啊?为何不是京兆府派人来抓我?”

    林禄道:“你涉嫌谋杀王翠花,并且试图在护春园内散播花柳病毒,而且身上带有邪祟,影响京城治安,所以我提督府当然有权力抓你。”

    说罢,他便不和云中鹤闲扯德太多,挥手道:“抓人。”

    然后,几名京城提督府的人直接冲上来抓人。

    “谁敢?”忽然传来了一阵雷霆霹雳一般的声音。

    敖宅大门开启,一个身影猛地闪现了出来。

    紧接着,十几名敖心的护卫老兵也冲了出来,直接和提督府的官兵形成了对峙。

    冲出来的当然是老爹敖心,他病得严重,正头昏眼花,天旋地转,手中的长柄大刀都有些微微颤抖。

    尽管他已经派人回禀父亲,让他不必担心,更加不要冲出来。

    但敖心他爱子心切,还是冲了出来。

    不过,冲出来也好,可以把事闹得更大一些,更加具有戏剧化,能够酿成惊天大案。

    见到敖心冲出,林禄不怒反喜,他正担心事情闹得不够大,这下好了,把敖心父子一并拿下了。

    “敖心,你想造反吗?”林禄厉声道。

    这话一出,街上躲在窗户下偷窥的人心中顿时不高兴了。

    你林禄才三十几岁,京城提督府的司马,竟然口口声声敖心,直呼其名。这可是前骠骑大将军,就算罢官夺爵了,你好歹也称之一声敖公。

    敖心寒声道:“想要抓走我儿子,问我手中之刀。”

    林禄一挥手道:“抓人,胆敢拘捕者,格杀勿论。”

    提督府的官兵稍稍错愕了一下,然后朝着敖心冲了过去。

    敖心手中长刀猛地一扫。

    瞬间,十几名提督府士兵直接飞了出去。

    这武功真是牛逼了,他可是几乎病得不省人事啊,还如此犀利。

    而且他不能下死手,要控制好力道,不能真的把提督府的官兵杀了。

    “上,上,上!”林禄一声大吼。

    顿时,更多的士兵朝着敖心扑了过去。

    “唰唰唰唰……”敖心长刀飞舞。

    根本无人能够靠近,全部被击飞出去很远。

    短短几秒钟,京城提督府的一百多名士兵,全部倒在地上鬼哭狼嚎。

    云中鹤也是第一次见到父亲敖心在战场上的威武,果然霸气啊。可惜,龙困浅滩被蛇欺。

    此时,在窗户后面偷窥的街坊也忍不住了,纷纷打开窗户,光明正大地看。

    都说敖心大将军战场纵横无敌,如今一看果然不假,病得这么严重,都这么无敌。

    林禄见之,寒声一笑,狰狞道:“弓弩手准备!”

    随着他一声令下,二百多名士兵整整齐齐举起了手中的弓弩,瞄准了敖心,敖玉父子。

    “不许动我儿……”紧接着两个身影冲了出来,正是母亲柳氏,还有妹妹敖宁宁。

    林禄朝着这二人一指,顿时十几名士兵又把弓弩瞄准了柳氏和敖宁宁。

    “敖心,你确实厉害,病怏怏都霸道绝伦。”林禄冷笑道:“但是你再快,能够快得过弓弩吗?就算你的大刀能够挡住箭雨,当你的妻子,你的女儿,能挡得住吗?”

    这真是丧心病狂了,将弓弩对准弱女子。

    这话一出,敖心面孔一颤。

    “敖心,你已经无官无爵了,竟然还敢用武力拘捕?想要谋反吗?”林禄狰狞道:“你想要谋反的话,直接说啊,我就格杀勿论了。”

    林禄真做得出来,此人没有考中进士,完全是在国子监刷出来的功名,因为有皇后做靠山一直扶摇而上,直接做到京城提督府司马。而且平时也没有什么人招惹他,使得他目空一切。

    “敖玉,我倒数五个数,你如果不束手就擒的话,我就格杀勿论了!”

    “五!”

    “四!”

    “三!”

    整个街道上就剩下林禄的厉吼,街坊上的官员脸色都非常不好看。

    皇室的走狗就这么猖狂吗?这林禄还仅仅只是皇后乳母之子啊,就这么嚣张,那真正的皇族呢?

    敖心可是曾经的骠骑大将军啊,都被这么欺压,那他们这些官员呢?

    林禄知道很多人在看,但他丝毫不会忌惮,反而觉得很过瘾,他没有过硬的功名,既然无法让人尊敬,那么就让人畏惧吧。

    “敖心,你再动武啊,你再反抗啊?你不是武功绝顶吗?”林禄寒声道:“你敢再动手,我就敢将你的家人射杀。”

    接着,林禄继续倒数。

    “二,一!”

    云中鹤顿时高举双手道:“别伤害我家人,我投降,我投降,我束手就擒。”

    他高举双手也还算了,还高举着包裹,用他长袍卷成的包裹。

    “你手上的是什么?”林禄寒声道。

    “没,没什么……”云中鹤道:“是药,我给父亲抓的药。”

    这倒是有人汇报过,敖玉回来的时候,又路过了一次药房抓药了。

    不过云中鹤仿佛太紧张了,一不小心直接抖落了几张纸下来,上面好像写满了字。

    看上去像是什么?传单?

    一想到敖玉在江州城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就是把传单贴的到处都是,进行舆论攻势。

    莫非敖玉在京城又想要玩这么一手?到处张贴传单?试图再掀起舆论?

    那岂不是自寻死路吗?这里不比江州,除了官府之外没有人可以张贴传单,严重者可以视为谋逆的。

    林禄大喜,寒声道:“把包裹交出来,交出来!”

    云中鹤赶紧将包裹紧紧抱在怀中,大声道:“真的是药材,真的是药材啊……”

    林禄更加觉得他这个包裹里面有鬼了,下令道:“夺过来。”

    顿时几个武士上前,猛地一把将云中鹤推倒在地上。

    云中鹤拼命地保护包裹,凄厉道:“这个包裹,你们不能抢啊,你们不能抢啊,关乎性命,关乎性命啊……”

    林禄顿时更加好奇了,更加要抢过来了。

    “抢过来,他要不是不放的话,打断他的手。”

    几个武士便将云中鹤按在地上。

    云中鹤高呼凄厉道:“这包裹你们真的不能抢啊,不能抢啊,这是救我父亲的命根啊,你们不能抢啊!”

    他的凄惨呼叫,响彻了整个黑夜,真是让人闻之流泪啊。

    然后在挣扎之中,他仿佛不小心,直接把这个包裹甩出去好远。

    里面的药材,还有一大叠纸全部甩了出来,而太上皇的题字就藏在其中。

    林禄大喜,走上前去,见到这些药材,先狠狠踩上几脚。

    嘿嘿,这是太上皇御赐给敖心的药材啊,你踩得好,踩得妙啊。

    接着林禄在地上随便捡起了一张纸,现是空白的,接着又捡起了一张,现上面写着四个字。

    天地不仁!

    哈哈哈哈!

    果然是谋反传单啊,这下子敖玉死定了,死定了啊!这眼看就是要煽动舆论,要谋反的论调啊。

    这就是罪证,弄死敖心敖玉父子的罪证。

    就在此时,又一阵激烈的马蹄声响起,伴随着还有更加密集整齐的步伐。

    又有大人物来了,而且还不止一个。

    先来的是京城提督宁怀安,这位提督可了不得,天下第一提督。

    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皇后娘娘的表弟。另外他还有一个身份,敖心的仇人。

    敖心正是仇人遍地,没有办法,这个人太铁面无私了,挡住了很多人的财之路。

    当时南境大开,很多勋贵都把家族出色的子弟送去南境镀金,顺便升官财。

    宁怀安当时作为太子妃的表弟,当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短短两年直接从禁卫军的折冲都尉晋升到大南行省提督。

    当时的南蛮境是苦寒之地,愿意去那里的官员都会晋升一级。所以一些有靠山的人,争先去南境镀金刷品级。

    宁怀安背景太硬了,两年之内就晋升了很多级。

    敖心当时作为征南大都督,非常不满,连上了几次奏折,怒斥枢密院这等行径,要求将这些官员全部遣回京城,而且来南境的官员不再享受官升一级的待遇,等几年任期结束后,看具体成绩再论晋升还是贬斥。

    这就得罪了宁怀安,也得罪了当时的太子妃。

    我好好在这里刷等级,管你什么事啊,又不耽误你敖心达?

    但不久之后,敖心晋升南境大都护,文武大权一把抓,成为整个南境五省的最高统治者。

    宁怀安做大南行省提督,正好成为了敖心的直接下属,他跑马圈地的事情被敖心揪住了。

    好不容易开垦出来的田地,岂能让你们从这些权贵轻易夺走,占为己有?那南境民众还有什么?

    敖心眼睛里面揉不得沙子,当场就将他的官帽摘了,然后上了一个奏折,参宁怀安以权谋私。

    当时敖心威风正盛,整个南境都在他手中,而且功勋惊人,这宁怀安就算是太子妃的表弟也没用,一参就倒了,直接被罢官夺职,押解进京。

    不过到了京城之后,局面就不由敖心控制了。宁怀安跑马圈地以权谋私的罪名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但当时朝中毕竟忌讳敖心的威风,把他贬到西境去做了隆西折冲府都尉。

    这宁怀安奋斗了好几年,一下子就回到从前了,而且还不如从前了,之前好歹是禁卫军的折冲都尉,现在是苦寒之地的折冲都尉。他也不反思,若不是他以权谋私,会被贬官吗?

    不过他毕竟有靠山,敖心从南境大都护官职下来之后,这宁怀安也走上了快晋升之路。

    等万允皇帝上位的时候,宁怀安的表姐就是皇后了,他直接一飞冲天,成为了京城提督。

    但就算这样,宁怀安觉得自己被敖心耽误了十几年,否则他如今也是总督了,何至于只是一个提督啊。

    现在来的,除了这位京城提督宁怀安之外,还有一个大人物,京兆尹谭仲,此人倒是和敖心无冤无仇,但他是林相派系的成员。

    京兆尹,天下第一太守,完全不亚于中等行省的观察使了。

    他再升官的话,要么是六部侍郎,要么是行省总督了。

    现在这两个大人物都来了,今天晚上这事情是要闹大啊!

    …………………………………………

    京城提督宁怀安,京兆尹谭仲,这二人毕竟是一方大员,不像林禄这么露骨。

    二人来到敖心面前,稍稍拱手道:“敖公!”

    京城提督宁怀安道:“林禄,你在做什么?当街动用军械,成何体统?”

    这林禄作为司马,也不畏惧宁怀安,因为两人是一党的,而且关系还好得很。

    “启禀大帅,敖玉谋反!”林禄道。

    宁怀安道:“谋反?你莫要虚张声势啊。”

    林禄寒声道:“大帅,从敖玉的包裹里面检查出了大量的谋反传单,这不是谋反是什么?”

    云中鹤顿时道:“我没有,我没有!我只是仰慕一个人的书法,所以专门买纸来练字而已,哪有什么谋反啊?”

    “哈哈哈……”林禄道:“你练字不用昂贵的雪纸,却用这等纸张,分明就是谋反的传单!”

    云中鹤高声呼道:“我真的没有啊,我真的是仰慕某个圣人的书法,所以才想要练字的。”

    “圣人?那个圣人教你谋反吗?”林禄寒声道。

    宁怀安道“林禄,找到证据再说。”

    说话的时候,他望向敖心的目光也变得阴冷。

    敖心倒台,最高兴的除了傅炎图之外,便是他宁怀安了,毕竟是生死仇敌啊。

    本来觉得这次敖心必死无疑的,没有想到竟然没死成。若敖玉真的有谋反罪证,那敖心全家死定了。

    林璐继续翻找,一边找,一边将太上皇赐给敖心的药材踢得到处都是。

    这满地的白纸,有些有字,有些没有字。所以林禄拼命要找到有谋反内容的传单。

    终于又找到一张有字的,拿起来一看:道可道,非常道。

    这不是谋反的内容,林禄直接扔掉了。

    紧接着,又找到了一张,上面写着:道法自然,天生万物。

    不过这不是太上皇赐字的那张,而是云中鹤自己的写的,林禄也随手扔在一边。

    接着又捡起来一张,写的是道法自然,万剑归宗,依旧是云中鹤写的。

    林禄怒了,耐心耗尽了,什么狗屁内容啊,随手撕掉了。

    现在是黑夜,尽管有灯火,但还是照的不清楚。

    找了好久,要么是道可道非常道,要么就是道法自然之类的内容,都没有找到谋反的传单。

    林禄捡起一张,就撕掉一张。

    忽然,他找到了一张有用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这倒是圣人之语,谋反得不明显,但依旧勉强可以作为谋反证据来用。

    紧接着,又找到了一张:天地不公,山海倾覆。

    哈哈哈,这一章的谋反之意就更加明显了,敖玉你死定了,死定了。

    林禄就更加急切地找,为何没有人帮忙他找?谁敢来啊,两位上官在呢,谁敢和林禄大人争功啊,因为这可是演变成为揭露谋反的大案。

    接下来,林禄继续翻找,又是很多关于道法的内容。

    他越来越不耐烦,随手撕掉,还要踩上好几脚,他就是要找那种谋反之意非常非常明显的传单,然后彻底弄死敖心全家。

    云中鹤在边上拼命高呼:“不要撕啊,不要撕啊,求求你不要撕啊,这是圣人之语啊!”

    他哭喊得撕心裂肺。

    “按住他,如果再敢挣扎,打断手脚!”林禄寒声道。

    “不要撕,这是圣人之语,撕了会遭天谴的啊!”云中鹤苦苦哀求。

    “死到临头,还胡言乱语。”林禄无比兴奋,他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露骨的谋反之语,否则敖玉不会这么紧张。

    又找到了一张纸,开头依旧四个字:道法自然。

    艹你娘的道法自然,今天晚上找到最多的就是这道法自然了。

    刚才撕了几十张道法自然,都已经成为惯性动作了,林禄本能地就把这一张撕掉了,而且还本能地扔在地上踩了一脚。

    然而……此时天上有种闪过惊雷的感觉。

    因为,这一张就是太上皇给敖心的赐字:道法自然,无为而为。

    上面还有一个印章,无为道君。

    顿时,敖玉忽然出前所未有的凄厉惨叫:“不,不,不!”

    然后他疯地爬了过来,仿佛要拼命保护这张被撕掉的字。

    “林禄,你撕掉了圣人之语,你撕掉了我敖氏家族的命根,我跟你拼了,我跟你拼了……”云中鹤大喊道:“整个街坊都听得清清楚楚了。”

    林禄狰狞道:“还敢猖狂,把他手脚打断!”

    几个武士上前,就要朝着云中鹤的双手砸下去。

    敖心闪电一般冲上,挡住了那个武士的木棍。

    “敖心,你要造反吗?”林禄高呼。

    京城提督宁怀安道:“敖公,你儿子有谋反之迹,你莫非要袒护吗?你一直以来都铁骨铮铮,关键时刻要大义灭亲啊,否则不知道的人还会说,敖玉散播这些谋逆传单,是受到你敖公指使呢。”

    宁怀安终于忍不住内心的仇恨,出言讽刺,并且把敖心拖下水。

    云中鹤指着林禄脚底下的那张纸,颤抖道:“那真是圣人所赐的墨宝啊,圣人所赐啊!”

    林禄本能喊道:“狗屁圣人!”

    云中鹤道:“宁怀安提督,京兆尹,这林禄也是你们的属官,你们就任由他这样玷污圣人之语,你们就不怕遭到天谴吗?”

    京城提督寒声道:“你写这些谋反之语,莫非也是哪个圣人教的吗?”

    有你这句话就行,成功把你也拖下水了,哈哈哈哈!

    圣人教我敖玉谋反?这个罪名就足够弄你了。

    我口中的圣人,可不是孔圣人,也不是孟圣人,而是太上皇,无为道君啊!

    云中鹤嘶吼道:“不信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林禄脚下踩着的那张,真的是圣人所赐啊!”

    宁怀安冷道:“那我倒是想要知道究竟是哪一个圣人啊,教你心怀怨怼,写出这些暗藏反迹的传单?我大周帝国又有哪一点对不住你?”

    云中鹤颤抖道:“圣人是无为道君,无为道君啊!”

    “无为道君,什么狗屁圣……”林禄本能呵斥。

    因为大家都喊太上皇,无为道君好生僻的,但他还是立刻收住嘴了。

    宁怀安脸色一变,道:“敖玉,你不要胡说八道啊,你这样乱说话,是会被诛九族的,你竟然把太上皇他老人家也拖下水吗?”

    云中鹤颤抖道:“太上皇他老人家的脸面,现在正被林禄大人踩在脚底呢。”

    这话一出,全场彻底惊骇。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敖玉根本就没能进入上清宫内,直接被赶走了,而且还被扇了耳光,打了板子。

    若不是太上皇修道慈悲,这敖玉早就被乱刀砍死。

    他老人家怎么可能会为敖玉出头?因为这样可能会造成太上皇和皇帝陛下的裂痕啊。

    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太上皇不会保敖玉。

    原本确实是这样的,但云中鹤杀手锏一出,太上皇为了帝国大业,改变了意志。

    云中鹤颤抖道:“我还能撒谎不成?我不怕被诛杀九族吗?太上皇仁慈无双,听闻我父微恙,立刻赐给药材,很多都是太上皇老人家亲自种下去的,现在已经被林禄大人踩得稀碎了。”

    所有人朝着满地的药材望去,果然被踩碎了。

    “你说是太上皇的药材就是了?很多人都看清楚了,这是你从药房买来的。”林禄颤抖道:“而且你从药房出来后,还多了一个包裹。”

    云中鹤道:“药材没有写名字,但太上皇给我们家的赐字,总是有太上皇的印章,现在被你撕了,而且还踩在脚底,你会遭天谴,遭天谴的啊!”

    “你不要胡说八道,你不要做白日梦。”林禄浑身颤抖道。

    这个时候,京城提督宁怀安忍不住了,猛地冲上来,一把将林禄推开。

    捡起地上被撕成两半,还被踩了一个大脚印的字。

    道法自然,无为而为。

    上面的印章虽然不大,但是却清清楚楚,无为道君。

    这就是太上皇的法号,但这个印章现在正好在林禄脚印的正中央。

    这确实是太上皇的字迹,绝对是!

    而且,谁敢伪造太上皇的墨宝,不怕诛灭九族吗?

    太上皇真的给敖玉赐字了,可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啊?他不怕给皇帝陛下留下心中芥蒂吗?

    京城提督宁怀安仿佛被雷击了一般。

    遍体冰寒,那股子凉气直接从脚底冲到头顶。

    而且一时之间,竟然难以呼吸。

    头脑一阵阵昏眩,竟然是要昏厥过去。

    足足好一会儿,京城提督抱着万一的希望,颤抖道:“京兆尹,您……您过来看看,这……是不是太上皇的墨宝?”

    京兆尹上前一看,这不是太上皇的墨宝又是什么啊?他是文臣,经常见太上皇的字,一眼就认出来了。

    顿时,京兆尹也仿佛被雷击一般,四肢冰凉,他知道要出事了,要出大事了。

    这一次,又要死很多人了。

    京兆尹直接跪下,拼命叩道:“无为道君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话一出,等于直接宣判了一部分人死刑了。

    云中鹤冲了过来,将被撕掉的太上皇墨宝捡起抱在怀中,默默流泪,哭泣道:“太上皇,臣有罪,臣有罪,不能保护好您的墨宝,臣有罪啊!”

    然后,他无比珍视一点点擦拭掉上面的脚印,小心翼翼想要粘合。

    这个演技,绝对是过关的。

    “林禄,你不但撕掉太上皇的墨宝,还踩在脚下,其心可诛,其心可诛啊!”云中鹤大声道:“我口口声声告诉你,这是圣人赐字,你还撕掉了。你明明已经看过了,却还是撕掉,并且踩在脚下,你这是谋反,你这是谋反啊……”

    顿时间,林禄站在地上,一动不动。所有人看他,仿佛如同厉鬼一般,纷纷推开几尺。

    紧接着,一阵阵恶臭,还有淅沥沥的声音。

    这色厉内荏的林禄,直接吓得屎尿齐出了。

    京城提督宁怀安大吼道:“林禄谋反,给我拿下!”

    顿时,提督府的士兵冲上去,猛地将司马林禄按在地上。

    云中鹤寒声道:“宁怀安,你刚才说的什么啊?你说圣人教我谋反?你说太上皇教我谋反吗?”

    京城提督宁怀安也浑身颤抖,不敢置信望着云中鹤。

    敖玉,你好狠毒啊!

    你这是要掀起惊天大案吗?你这是要害死多少人啊?你这是要杀得人头滚滚吗?

    云中鹤大声道:“刚才所有人都听到了啊,京城提督宁怀安亲口说的,而且还不止说了一遍,说太上皇圣人教我谋反,此人其心可诛,其心可诛啊!”

    紧接着,云中鹤猛地一指京兆尹道:“谭大人,你作为京兆尹,执掌京城,难道就无动于衷吗?宁怀安污蔑太上皇,林禄谋反,你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吗?你的忠心了,被狗吃了吗?”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更新一万六!兄弟们有月票吗?给我好不好?


如果您喜欢,请把《史上第一密探》,方便以后阅读史上第一密探第199章:云中鹤反击绝杀!腥风血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史上第一密探第199章:云中鹤反击绝杀!腥风血雨!并对史上第一密探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